第2525章 无法隐瞒

作品:《武逆

    面对自己师傅的这般神态,春天沉默不语,因为她知道这几乎是沒有可能再隐瞒了,她以前的事恐怕也是难以隐瞒下來。

    “跟你有过关系的男人可是不多,除了是那个风浩之外,我还真的想不出还有其他人來。”神秘女子淡淡地道,当下她看到了春天的脸色,心中已经是确定了,刚才所出现的男子,就是风浩。

    “沒错,是他。”春天此时也是沒有再继续做隐瞒,当下春天俏脸微微一紧,道:“那又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风浩,哪來的毛头小子,你现在还问如何,单是这一条都让你不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春玄此时已经是恼羞成怒,根本是不管还有着神秘女子的存在,他用着一种幸灾乐祸的神色看着春天,这一次就算是神秘女子想要偏袒春天也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仙组织之所以一直存在,靠的就是深严的等级制度,哪怕你是主宰者,也无法改变这些规定。

    神秘女子淡淡地看了一眼春玄,眼神之中显然是有着一点不悦,不过再怎么说,春玄的手中有着她给的游龙仙令,而现在春天的确是对着春玄出手了,这样子的事情换做了其他人,几乎是必死无疑的下场。

    但是春天是她的徒弟,肯定是不希望遭受到什么处罚。

    “春天,你放他走,恐怕是有什么原因的,说吧,否则的话,不仅仅你要遭受到处罚,而且连同风浩也会是遭受到仙组织的追杀。”

    神秘女子此时看着春天,希望她能够把这事情都是给说出來,毕竟如何春天不配合的话,到时候她不得不亲自对春天下手。

    春天微微紧皱眉头,她丝毫不怀疑眼前这神秘女子所说的话,她一旦是下定了决定,那就是无人能够更改,而显然如果让风浩因此而遭受到整个仙组织追杀的话,她也是非常之内疚。

    但是眼前的这种情况,无法让春天继续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他很有可能知道邪仙至尊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春天终于是开口道,这已经是轮不到她继续隐瞒了,无论是为她自己,还是为了风浩的自身安危,她也只好是把自己所猜测到事情说出來。

    然而,春天却是不知道,当她说出來的时候,将会是给风浩带來更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,。”

    当下,伴随着春天的这句话说出來之后,所有人的脸色都是陡然地凝固住了,邪仙至尊,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,但对于仙组织里面的每一个人來说,都几乎是无法撼动的信仰!

    哪怕是神秘女子此时也是情绪微微地异常,无法继续保持着那种平静的神色,她陡然地盯着春天,凝重道:“春天,你所说的可当真,。”

    “春天,你疯了么,居然拿邪仙至尊的事情开玩笑,。”春玄在旁边又惊又怒,显然他以为这只不过是春天开脱的借口而已,风浩是谁,一个默默无名小子而已,怎么可能知道邪仙至尊的下落。

    整个仙组织,自从是邪仙至尊消失之后,一直都是在寻找着她的下落,然而无数年的时间,诸多强者的辛苦寻找,都沒有做到的事情,今日却是被告之,可能被风浩知道,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圣女,三思啊,这个事可不能乱说。”旁边的玄皇也是心神一颤,当下也焦急地道,若是牵扯到邪仙至尊的那一个层面,恐怕事情就是会变得更加地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说他可能知道而已,并非确定。”

    春天却是脸色平静地看着众人,最后视线落在了自己的师傅面前,淡淡地道:“虽然我不知道他究竟为何要刺探我们仙组织,但是后來他认出了我,所以这所谓的威胁之事才是等于沒有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凭什么如此猜测。”

    神秘女子的声音也是变得极为凝重,本來由神念所凝聚而成的身体此时也是不断地弥漫出波动,代表着她此时的心情极为地不平静。

    都不知道经历了仙组织的多少代人的努力,一直是在为寻找邪仙至尊的下落而付出诸多努力,连他们自己都是忘记了,邪仙至尊消失有多少年,然而今天却是终于有了邪仙至尊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他从一出现开始,就不断地追问着关于邪仙至尊的事情,而且我旁敲侧问的时候,他却是隐瞒了一些事情,所以我才值得怀疑。”春天摇了摇头,知道也是无法再继续隐瞒索性就是把所有事情都是说出來。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,这怎么可能,。”春玄在旁边却是气急败坏地道,狠狠地瞪了一眼春天,道:“你以为把邪仙至尊的事情拿出來就可以蒙混过关么,这件事沒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要不是看在你爷爷的份上,我现在就可以废掉你。”

    然而,神秘女子却是直接地冷视着春玄,冰冷的话语从她的红唇之中传出,霎那间,整个空间都宛若是静止了一般,哪怕是玄皇等人也是陡然地一颤,他们感受得到,从这女子的身上传來一种让他们心神颤抖的力量。

    那等气势,就宛若是即将要爆发的火山一般,哪怕是春玄,此时脸色也是陡然地变得苍白,显然是感受到了來自神秘女子身上的威压。

    当下春玄哪怕是再气急败坏,此时也是不得不低头,但却是把这一切都是记在心中,他怨恨春天,怨恨风浩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在让得春玄闭嘴之后,神秘女子也是再次让春天接着说,毕竟这一件事可不是开玩笑的,牵扯到邪仙至尊。

    “沒有了,然后就是春玄的到來,却是执意要留下风浩,甚至是想要对风浩动手,就有了后來的事。”春天在旁边却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春玄在听见春天这么说之后,当下整个人都是快要被气死了,春天这一招才是狠,一下子就是把所有事情都是推回到了他的身上,而且甚至是可以说,因为春玄的出现,才是破坏了这件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