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6章 白莲起义

作品:《电影世界穿梭门

    回到紫阳书院,王旭又开始了闭关不出。

    这次战斗,一连放出将进酒,正气歌,两首诗成镇国的名篇,让他的文气又猛地增加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单以文气来说,他已达到进士顶点,增无可增。

    再想进步,只有将理学与心学融合,合成新的王氏学说,并在士林中将学说发扬光大,形成自己的学派与传承,进而成为大儒之后才能增加。

    所以,王旭现在是一点都不急,因为学派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可为,光有经典还不够,还要与人辩证,证明自己学说的优势与正确性,这是水滴石穿的细活。

    另一边,折损了大量高手的白莲教,在扬州的势力开始收缩。

    八月底,扬州境内的一批白莲教徒仓促起义,星星之火尚未燎原,便因为缺少核心战力,被扬州知州铁血镇压。

    九月初,就在众人以为扬州事败,白莲教会再次潜伏时,同为江南三州的荆州、交州,同一时间爆发白莲起义。

    与扬州的情况不同,荆州与交州之地,白莲教的核心战力并未折损。

    甚至,荆州与交州的白莲教高层,还吸取了扬州白莲教高层密会,导致被擒贼先擒王的教训,化整为零,由虚盖实,出来露面的都是小角色,真正的大鱼全部隐居幕后操盘。

    上有法王暗中指挥,中有经主调动信徒,下有行走道人上下串联。

    荆州与交州的白莲教起义,短短两天便覆盖全州,先以符水治瘟疫拉拢百姓为主,后以宣传大吴天子失道,应该以佛代国,建立无上乐土为核心。

    两州之地,很多被洪水冲毁田地,又饱受瘟疫之苦的普通百姓,纷纷加入了建立地上佛国的幻想中。

    散修,邪修,魔修,一些见到利益的非正统修士,更实在暗中推波助澜。

    只是短短几天,荆州与交州之上,便涌现出了无数头戴白巾,高喊无生父母,真空家乡的各路元帅。

    这些元帅,少则兵马数千,以一乡一镇为主,多则兵马十万,虎啸山林,屠村灭宅。

    一个两个或许不起眼,可一县之地,能冒出十几位元帅,数百位将军来,合在一起的力量就恐怖了。

    而且,白莲教起义,明显经过精心准备。

    哪个乡绅存粮,哪个地主多财,全都在白莲教的算计中,攻则必取,取则必胜,一时间村镇上的乡绅遭了秧,整日都有拖家带口,往县城与重镇上搬迁的士绅。

    反过来,白莲教对普通百姓却一视同仁,抢来的粮食分给大家,抢来的金银六公四民,极大的提高了白莲信众的积极性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两州的民意与人族气运,居然有舍弃大吴王朝,转而对白莲教青睐有加的意思。

    很快,在白莲教精兵与叛徒的里应外合下,许多县城纷纷沦陷,唯有城高墙厚,拥有重兵把守的府郡之地,还掌握在朝廷的控制下。

    朝廷对此勃然大怒,抽调中原三州的郡兵,会合佛道儒三家的高手,浩浩荡荡杀向江南平乱。

    只从威势看,白莲教起义,有点像清末时期的太平天国,从立意上来说比汉末的黄巾起义更加浩大。

    汉末黄巾起义,虽然也是以信众为主,可那些信众并没有得到实际好处。

    白莲教则不同,占领一地之后,不但将钱粮分予大众,还会挑选合适的人封为知县。

    一县之地,人口破千万,凝聚出的香火,是修士看得见的好处。

    有香火为诱饵,很多散修与邪修,纷纷改换门庭加入白莲教,不管这些人是真心还是假意,起码在明面上共尊白莲教主为领袖,声势之大连朝廷都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依眼下的形式来看,要是让白莲教打退朝廷的几次围剿,在荆州与交州站稳脚跟,未必不能跟清末的太平天国一样,隔江据守,跟大吴王朝掰掰腕子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里要有个前提,那就是坐镇两界山的人族主力不能南下。

    不然,以白莲教的杂兵水平,对上能征善战的北地边军,不亚于拿鸡蛋去碰石头。

    九月底,白莲教席卷两州,攻势如火,有跨越长江向北而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同时,朝廷派来的领兵大将,前任兵部尚书于洛口中伏,三战两负,退守长江大营。

    这三战,朝廷折损兵马五十万,白莲教折损兵马三十万,看似是一场大败。

    事实上,有识之士却不惊反喜,因为朝廷败的起,朝廷用的是郡兵,一抓一大把,根本不是主力部队。

    相反,白莲教折损的三十万人中,大多数是带头冲锋的精英信徒。

    这些人,早在十年之前,北方大旱时便被白莲教收拢,时至今日才化为劲旅,可以看成低配版的道兵。

    杂兵死多少朝廷都不在乎,眼下是灾荒年限,有的是人想要当兵吃饷。

    精锐之师就没那么容易了,白莲教仓促起义之后,再也没有时间来训练精兵,握在各个经主手上的精锐兵马用一点少一点。

    同样,初期占过便宜之后,眼见大吴王朝要一心围剿,一些浑水摸鱼的散修开始退出。

    十月中旬的时候,加入白莲教浑水摸鱼的下九流修士,起码已经走了十之六七,只剩下一些与三教有仇,不愿退走的修士还在积极抵抗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切,暂时跟王旭没什么关系了。

    王旭沉迷著书不可自拔,一本本儒家经典被他抄来,打上自己的名字之后,快马加鞭送往天下。

    今天交州官兵杀了多少白莲教妖人,明天荆州信众攻下了几座城池,统统都不在王旭的考虑内。

    说到底,白莲教的起义还是仓促了,少了主心骨一样的扬州,白莲教只能以两州之地,对抗朝廷统治下的七州。

    开头虽然打出了威风,打的朝廷措手不及,可一但战事陷入僵持,败亡的只能是底蕴更浅的白莲教。

    王旭不知道,为什么白莲教主,不愿意再等等,可这并不妨碍他将白莲教看低。

    哪怕白莲教有清末太平天国的开局,大吴王朝终究不是晚晴,大吴天子也不是弄权干政的慈溪,越拖下去胜利的可能性越小。

    反而跟二战时期,德国突袭法国一样,短时间内挥师北上,直捣黄龙,才有白莲教的几分活路。

    如今两军胶着,白莲教转攻为守,开始巩固江南之地,却是不用再做这个梦了。

    “短短两个月,白莲教看似势如破竹,联合散修、邪道、魔道三家的修士,将儒道释三家都赶出了荆、交二州,声势滔天。实际上,白莲教已是樯橹之末,尤其是那些不服管教的邪魔外道,各个杀人放火犹如家庭便饭,打打顺风局还行,逆风局想都不要想。”

    王旭独坐紫阳书院,潜心著书,却也听到了些风言风语。

    用一句不客气的话来形容,白莲教中很多人都是见小利而忘大义,见大利而惜身不决,缺乏应有的果断跟魄力。

    进如毛贼入室,一心唯贪。

    退如丧家之犬,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难怪三教称他们为下九流,真实些不入流的东西,三教明面上明争暗斗,各个教派间也是水火不容,到了事上全都能一致对外。

    这些人可好,都到战场上了,防备敌人的同时,还得防备着自己人,如何能成大事。

    王旭观之,白莲教不过癣疥之疾,长则三年五载,短则一年半载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不信,三五年后再去看他,看看谁才是风云真英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