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3章 佛门内斗

作品:《电影世界穿梭门

    “参见掌院...”

    回到紫阳书院,正在打扫庭院的书童,赶紧放下扫帚行礼。

    王旭不在意的摆摆手,一边往里面走去一边问道:“我出去的时候,可有个和尚来找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...”书童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?”

    王旭止住脚步,怎么会没有呢,白素贞都到杭州府了,法海能跑哪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,有时间得钻研下周易了,没有推测手段真是不方便。”王旭抬脚进了书院,准备给薛牧山写信,询问下有没有老师相熟的,精通周易的大儒。

    周易虽然被奉为儒家十三经之一,但是因为它的特性,注定易学难精,进士之前很少有读书人会去学,敢说自己精通周易的,各个都是当代大儒。

    王旭手上有这本书,却不敢自己瞎琢磨。

    推演之术不比其他,没有名师指点很容易把自己带沟里去,学点皮毛就上手,将大凶算成大吉,害死自己的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“去吧,将信送往京城,交到我老师手上。”

    写好信,王旭放出元宝,让它振翅而去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看了眼即将黑下来的天色,低语道:“希望没出事才好。”

    杭州城外...

    夕阳西下,一名白衣僧人正盘坐在江岸上,超度漂浮在水上的死尸。

    “如是我闻,一时佛在忉利天,为母说法。尔时十方无量世界,不可说不可诉一切诸佛,及大菩萨摩诃萨,皆来集会...”

    白衣僧人法相庄重,眉心一点红痣,淡金色的佛光与夕阳余晖相映。

    “是时如来含笑,放百千万亿大光明云,所谓大圆满光明云,大慈悲光明云,大智慧光明云,大般若光明云,大三昧光明云,大吉祥光明云...”

    正念着,白衣僧人脸上闪过痛苦之色,豆大的汗水从脸颊滑落,仿佛要从入定中醒来。

    噗!!

    一口血喷出,诵经声亚然而止。

    白衣僧人用手撑在地上,目光中满是骇然,低语道:“魔即是佛,佛即是魔,心魔又来了...”

    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白衣僧人从地上站起来,看着漂浮在河面上的浮尸,嘀咕道:“怎么会这样,我上一世明明证了罗汉道果,这一世重新突破到罗汉境,没理由会动摇佛心啊?难道说,我的劫已经开始了,所以才会孽障丛生?”

    白衣僧人转动着念珠,往杭州城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吼破喉咙也没用的,小美人,今天你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向前走了几里,还未上官道,白衣僧人便听到不远处的芦苇中,传来了救命的呼喊。

    三步并两步,白衣僧人快步赶过去,到了之后扒开芦苇荡一看,只见一个赤着上身的壮汉,正将一名妙龄女子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“好孽障,光天化日还敢行凶!”

    白衣僧人反手一抛,将手上的金钵抛了出去,重重的打在了行凶者的头上。

    行凶的壮汉都没来得及反应,瞬间就被金钵打了个正着,脑袋跟西瓜一样爆开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白衣僧人召回金钵,看向倒在芦苇荡中的少女。

    入眼,少女上本身的衣服已经被撕开了,身上只穿着一件镂空的丝绸肚兜。

    下半身的裙子也被撕成了一条条,雪白的美腿大半暴露在外,那副半遮半掩的样子比全裸的诱惑力还大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...”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白衣僧人赶紧低下头。

    下一秒,被惊吓过度的少女,猛地扑在了僧人怀中,哭道:“大师,我好怕呀。”

    “女施主,你已经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闻着少女身上的幽香,感受着怀中的柔软,白衣僧人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吐沫。

    少女树袋熊一样,挂在僧人身上,好似没有骨头蛇一样,在僧人身上扭来扭去,娇声道:“大师,我被吓死了,不信你摸摸我的胸口,看我心跳的多快呀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白衣僧人猛地清醒过来,一把将少女推开,喝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大师,我是被你救下性命的小女子呀,奴家无以为报,您要对奴家做什么都行。”少女被推开之后,趴在地上舔着舌头,一点点的向僧人爬去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僧人怒目而视,身上佛光阵阵,暴喝道:“你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,居然敢乱我心神?”

    嗖!!

    僧人的眼眸瞬间化为金色,抬眼向地上的少女看去。

    少女还是那个少女,慢慢从地上爬起来,吐气如兰的靠在僧人怀中,吐气如兰的说道:“来呀,你不想吗,你知道这是什么滋味吗,你敢试试吗?”

    “妖孽,你放肆!”

    僧人伸手一抓,拂尘瞬间入手:“魑魅魍魉,杀!”

    嗖!!

    一道金光闪过,少女顿时被烈焰吞噬。

    “来呀,来呀...”

    僧人还没等开怀,耳边又传来了呼唤声。

    扭头看去,少女不知何时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,正要用嘴唇去亲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僧人挥舞着拂尘,反手抽向自己的后背,将背后的少女也抽死了。

    “嘻嘻,你舍得杀我吗,我可以你陪你呀。”

    一个,两个,三个,四个...

    少女越来越多,围在僧人四面八方,居然开始宽衣解带跳起了艳舞。

    僧人目眦欲裂,手中的拂尘舞的跟车轮一样,怒道:“大威天龙...”

    一拂尘抽出,站在东边的少女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“世尊地藏...”

    第二声法咒,站在西边的少女也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“波若诸佛...”

    第三声法咒,北方的少女被金光焚尽。

    “般若巴嘛空...”

    第四声法咒,僧人身上金光大放,仿佛要净化世间一切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金光散去,一切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白衣僧人睁开双眼看去,只见自己还坐在岸边上,不远处是漂浮在河里的浮尸,哪有什么芦苇荡,拦路劫色的强盗,想要色诱自己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双重魔障!”

    回想一下发生的事,白衣僧人面色冷冽。

    伸手摸向脖间的项链,当拽出一枚地藏金佛时,白衣僧人的面色才好了几分。

    夜夜...

    咚咚咚!!

    喝了二两小酒,正要入睡的门房,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

    门房不情不愿的起来,吹了吹火镰,点燃放在桌子上的油灯,慢悠悠的往门口走:“这么晚了,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嘎吱...

    拉开小门,门房向外看去,只见月色下站着一位白衣僧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看到来的是和尚,门房一脸的迷茫。

    “小僧金山寺法海,乃是你们院主的朋友,他应该提过我吧。”法海一身白衣,对着门房稽首道。

    门房一听,赶忙说道:“提到过,提到过,今天院主还在问大师,大师来了院主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门房打开门,将法海请进来,带着他往书院内部走去。

    王旭此时还没睡,正在房间内整理朱程理学,听到外面的动静后走出来,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法海。

    “法海!”看到法海来了,王旭露出几分笑容,又对门房说道:“你下去吧,这里不用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院主。”

    门房恭敬的退下,脚步声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四下无人了,王旭招呼着法海进屋,问道:“不是说五月底来吗,这都六月多了怎么才到?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在路上见各地洪水滔天,便没有急着赶过来,这才耽搁了一些。等到洪水平息之后瘟疫又起,无数百姓暴尸荒野,我佛慈悲,大慈大悲,小僧又怎么能弃他们而去,当然要为他们超度一二。”

    法海跟着王旭进了屋,一边说一边打量着王旭的书房,又道:“你这里倒是挺雅致的,住起来一定很心安。”

    “心安!”

    王旭眉头一动,上下打量法海两眼,只见法海宝相庄严,隐隐有神圣不可侵犯之意。

    再看,身后更是带着淡淡耗光,光芒聚而不散,形成一尊宝轮,这是只有征得罗汉道果的佛教高人才有的。

    “你修为突破了?”王旭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突破了,不过情况有点不好。”

    法海与王旭双双坐下,这才开口道:“本以为,我有前世宿慧,得证罗汉道果应该是水到渠成。没想到,终究是差了一线,我强行突破修为,引动了心魔劫难,目前已经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能帮你的?”王旭没有多问,很直接的说道。

    法海也不推辞,他们两是从小到大的玩伴,没必要藏着掖着,直言道:“我的心魔,一是佛祖对我的考验,二是我强行突破修为,心性不能圆满所致。

    你是文人,你的文气天生克制一切力量,心魔也是力量的一种,恰巧在被克制之内。我来此地修养,也想借你的文气,降低我的劫难。

    也不需要你做什么,每天你给我写一张静字的字帖,让我参禅的时候挂在墙上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王旭一听,这要求很简单,大包大揽的说道:“没问题,别说一张字帖,就是十张百张也算不得什么。只不过,你在家参禅悟道,能渡过这次的劫难,让自己心性圆满吗?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

    法海一时语塞,心魔的力量比他想的还要强,因为他是高僧转世之身,心魔不但有这一世的,还有上一世的加强。

    两世心魔积累起来,才会让他陷入双重魔障。

    光凭打坐练气,能不能平息心魔很难说,法海的把握也不大。

    “人有七情,喜、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恐、惊。

    人有六欲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你遭遇的是什么劫难?”

    王旭看出了法海的迟疑,于是又向后面问道。

    法海苦笑连连,开口道:“六欲劫,心意难,色难。”

    “色难!”王旭暗道果然如此,这一世的法海长得像赵文卓,剧情也有点偏向于电影《青蛇》。

    青蛇中,法海天生慧根,却不知**二字为何物,以至于陷入色难。

    这里的法海,果然也是一样,真可谓是色戒色戒,有色不戒,红尘红尘,颠倒鬼神。

    王旭对此一点也不意外,出家人讲四大皆空,佛修更看中悟性而不是根骨,一朝得悟即身成佛的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法海两世下来都没近过女色,将女人视为洪水猛兽,修行业障,如今一报还一报果然不爽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王旭心有威威,因为电影中的法海,可没有一个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法海不知道王旭的想法,此时信心满满的说道:“我打算深入红尘,打磨心境,看看我的机缘与业障应在谁的身上。你不用为我担心,我天生慧根,道行高深,魑魅魍魉能奈我何。”

    王旭:“...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跟他待得久了,法海也染上了说大话的毛病。

    也不对,王旭口出狂言可不是说大话,而是他有这个本事,根本玩不脱。

    法海有什么,他连一根毛都没有,这话听得王旭直捂脸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?”法海看到王旭的样子,哪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信,你说什么我都信。”

    王旭耸了耸肩,不置可否的说道。

    法海沉默片刻,开口道:“不对,你不信,你好似知道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法海冥思苦想,突然恍然大悟道:“儒家有周易,能算古今未来,堪比我佛教的宿命通,道家的梅花术数,你是不是学会了周易,算到了我的劫难?”

    王旭想学周易,可他的信刚送出去,什么时候能学还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不过,面对一脸喜色的法海,王旭想了一下,还是指点了两句:“学没学周易,暂且放在一边,你的事我确实知道一二。目前,杭州府内住着两只蛇妖,一白一青,白的叫白素贞,青的叫小青,要是我所料不差,你的劫难就应在她们两个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蛇妖?”法海楞了一下,好似没听清一样。

    王旭轻轻点头,沉声道:“对,是两只蛇妖,它们不是普通的蛇妖,受过观音菩萨的点化。说来也奇怪,你的劫难,居然会应在观音菩萨点化的蛇妖身上,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观音菩萨!”

    法海脸色严肃了下来,一阵青,一阵白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王旭见了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观音菩萨,乃是佛圣不知所踪之后,教内推演之术的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法海沉默片刻,又道:“我是地藏一脉,不瞒你说,在六道轮回计划之前,观音一脉才是佛教最强。现在,地藏一脉强势崛起,有些事,不像外面看起来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内斗?”

    听到王旭的低语,法海闭上眼睛,轻轻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