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部 第八百九十九章 崩毁,劫临!

作品:《傲世九重天

    随即,空前强大的力量突兀爆发,楚阳等人都是身不由己,尽数被反震出去。

    紫无极伤势最重,已无力再战,勉强支持着在空中等待时机,这股巨大的力量突兀袭来,竟已无力抗衡,一咕噜从天空摔了下去,幸亏被早有准备的雪泪寒接住了,否则堂堂一方天帝,最终死法竟是摔死的,却是好说不好听的。

    圣君的身体此刻已经完全看不到了,天地之间,就只剩下了一股席卷天地的龙卷风,空间黑洞。唯有他的咆哮,仍自从那里面源源不绝地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龙影幻,你当初穷途末路、无以为继,若不是我云家伸出援手,你如今在哪里?哪有今日成就风光?”云上人在咆哮,声震天地:“如今,你居然联合别人对付我?”

    “墨回尘,当初你能够登上天帝之位,还不是全靠我一手支持你才登得上去,如今,你居然忘恩负义?”

    “妖心儿!当初我对你一番情意,无数次手下留情,你今日居然恩将仇报?”

    “楚阳!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为何一定要跟我作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上人的咆哮震撼天地!

    但,他话语之中,却始终避开了雪泪寒,避开了雪家。

    “他在刻意的让自己心态狂暴,以增战力!”妖后皱着眉,道:“大家小心。”

    龙影幻持剑而立,淡淡道:“圣君大人,当初我身负重伤不错,你们云家也救了我不假,对我有许多恩惠,但,后来无论大事小情,都是我来处理的;你云上人,更曾对我施展诡异手段;我仗着家传锁魂秘法。才侥幸逃过那一劫,当时我虽然不知道那就是什么手段,但却也知道必然是某种邪恶秘法,如今想来,想必就是种下万圣真灵的秘术,但我一直将此事秘而不宣,这也算是对你仁至义尽。如今,你已经成为天下公敌,为祸天阙,我出手对付你,只为众生大义,有什么错误?”

    墨回尘冷冷道:“当初雪家对你云上人。更加的仁至义尽,雪仙儿更是为你赔上了一生……你又是如何对待他们的?自古正邪不两立,在此生死时刻,以你云上人的阅历心机,实在不应该来说什么恩情!”

    “墨回尘!”云上人尖叫起来:“你住口!”

    他尖啸着,突然扑落下来;所有人都能感觉得到,他这一刻。他化身的龙卷风威力,甚至还没有达到巅峰,就这么扑了下来!

    墨回尘的这句话,竟是有意无意地击中了他心中最大的软肋!

    雪家!

    雪仙儿!

    只要提到这个事情,云上人就再也无法忍受,立即出击!他恨透了说这句话的墨回尘,这一次,虽然仍旧是所有人同时出手。同时针对他,但他的目的,却只有很单纯的一个!

    墨回尘!

    楚阳的九劫剑与妖后的妖王钩同时在云上人身上绽放血光,其他的兵器,拳脚劲气,纷纷雨点一般砸在云上人身上,云上人全然不理。不闪不避,一味狂啸冲出!

    云上人俯冲而下,强行通过无数拳掌刀剑攻势,留下漫天碎肉。几乎是被凌迟碎剐一般,但他仍旧是冲到龙影幻与墨回尘面前。光秃秃的左手一挥,龙影幻连人带剑踉跄翻滚着跌退,七窍流血。

    然而真正主力的下一击,却已经锁定到了另一人的身上——墨回尘!

    墨回尘亦是久经大敌之辈,如何不知道这一刻已经到了生死关头,一咬牙,浑身发出淡淡的金光,两只手携带着自身最极限的力量,疯狂的推出!

    他的手中有剑;但,剑刚刚递出,就被云上人一把抓住剑刃,一拧就成了麻花,随即折断,墨回尘长剑脱手飞出,两只手在这一刻千百掌的强力击出!

    云上人两眼通红,却是丝毫都没有躲闪。

    他很干脆地用胸膛迎接墨回尘的攻击,他的胸膛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漩涡,血肉瞬时消失,只留下一个诡异万分的空间黑洞,将墨回尘的双手生生锁定,然后有如暴雷一般的数百记攻击,就全部砸在了墨回尘身上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自己的胸膛,也发出了一连串接连断裂的声音,在他的身后的楚阳等人,明显的看到,一股股强大的气劲,从云上人背上清晰地投射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拼,严格意义上来说,应该算是两败俱伤之局,云上人付出了相当的代价。

    但墨回尘却更惨,在云上人恍如疯狂、不惜自伤也要灭敌的狂猛攻击之下,墨回尘已经彻底地失去了所有的抵抗能力,他的修为本就远逊于云上人,此刻又是面对一个完全疯狂的疯子,完全不闪不避、直知残敌灭敌屠敌的狂人,几乎在第一时间,就被打得失去了抵抗力。

    云上人得手之余,一把抓住了墨回尘的脖子,更直接将他整个人拎了起来,他挥舞着墨回尘的身子,猛的旋转一周,众人投鼠忌器之下,急忙退后。

    云上人对身边围了一圈的敌人尽都置之不理,只是红着眼睛,低沉的咆哮:“凭什么?凭什么你也要来干涉我的事?雪家的事,是我和雪家的事,跟你有什么关系?雪仙儿的事,也是我和雪仙儿的事,跟你又有什么关系?!”

    “跟你有什么关系?!”他暴吼一声:“你凭什么来说?你算老几?”

    墨回尘眼中泛出绝望的神色,喉咙发出咯咯的响声,挣扎着说道:“利用女人的感情……欺骗女人的一生,达到自己的卑劣目的……云上人,我看不起你!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看得起我!”云上人大吼一声:“我也不需要你们任何人看得起我!纵然我如何卑鄙,你们也没有资格指责我!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云上人突然间仰天大吼:“你们知道什么?你们知道什么?你们知道什么!?”

    他此刻的神智,分明已经有些失常了。

    万圣真灵的力量极限引爆,强横至极的力量,固然令到他力量激增,身体状体恢复十全,但并非是没有后遗症的,如此强横的力量,根本就不是他的身体能够完全负荷的。如果能够静心调息,消弭隐患,自然可以消除彼端,但此刻兵凶战危,圣君强行将激增回归的力量化纳,但一时间又如何能化纳完全,从那时候开始。他的神智就已经开始有些恍惚,只是强横力量加身,一切尽在手中的错觉印象,才使弊端不显。

    及至到后来被一次次的激怒,弊端隐患终于在此刻全面爆发!

    他来回挥舞着墨回尘的身躯,突然凄惨地仰天长笑:“哈哈哈哈……你们什么都不懂……你们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他在空中疯狂地旋转着身子。突然一声咆哮:“你们什么都不懂!”

    天地间,所有的一切,似乎都在这一刻突然静止!

    连时间,也停止了流动!

    时间停止!

    这是圣君发动了自身的时间领域,将方圆千里的地域,完全静止!

    他自己就在这领域之中,持续疯狂咆哮。

    “你们又知道什么?你们以为我云上人天生就是坏蛋么?他妈的!有一个万圣真魔的父亲。我能怎么样?就算我有胸怀天下的壮志,不惜一切的为天阙做好事,谋福利,不惜一切代价的行侠仗义,只要等到万圣真魔的真身泄露之时,我作为他的儿子,那仍旧是天下公敌!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做到了圣人那般,到那时候也依然是死路一条!没有人会相信万圣真魔的儿子!没有!我所做的一切。都只会被世人当做故作姿态、道貌岸然、收买人心之举!”

    他愤怒的咆哮着:“雪泪寒,妖心儿,陌青青……你们在那时候,能接受一个万圣真魔的儿子跟你们做朋友吗?能吗?”

    雪泪寒和妖心儿面面相觑,平心而论,这件事,委实是绝对不可能的!正如云上人所说。只等他爹的万圣真魔面目一旦暴露,云上人就是天下公敌!

    这件事,没有任何的第二个可能!

    纵然云上人真是一个圣人,只要他有那样的老子。结果仍是惨淡!

    “我无论如何选择,最终都是天下公敌,为何我不能做坏事了?我做了好事,最终也是天下公敌,为何我就十恶不赦了?”

    “人生在世,我何尝不想堂堂正正做人!我他妈傻么?我当时年少英俊,事业有成,名声响亮,行侠仗义,我的名声,如日中天!我为何要苦心积虑的摆布一切?为什么?”

    云上人疯狂咆哮:“但是这世道,什么都可以改!什么都可以变化!但惟独就是出身不能改!亲生父母不能变!”

    “生为万圣真灵的儿子,这是我的宿命?!为什么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宿命?大家同样都是人,为什么你们没有?为什么你们就可以清清白白?为什么你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将自身来历道出?!”

    云上人大吼,大声质问。

    “我恶,我就是恶!怎么地?因为我就算不恶,也只有被你们逼着作恶的份!因为不作恶,最终就一定活不下去!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设局杀了我的父亲!但,既然连亲爹都杀了……这个九重天阙,还有什么人是我在乎的?不能杀的!其他人,所有人,配吗?!”

    云上人哈哈大笑:“你们不配!所以,我一向认为,自己就不是好人,但我做任何坏事,有时候我也会感觉丧心病狂,但我仍旧心安理得!始终心安理得!”

    “我心安理得!”云上人暴吼一声,突然“轰”的一声,墨回尘的身体,就在他手中四分五裂!

    一代天帝,就在今日身死道消,成为此次灭魔之战的首个牺牲者!

    众人睚眦欲裂,同时怒吼,强势反扑。

    众人合力动作之下,咔嚓嚓无数轻微碎裂的声音接连响起,似乎一片玻璃碎裂,空中无数的地方,都出现细微的裂纹。

    空间时间锁定,即时解除。

    “纵然是天下皆敌,又能如何?”云上人腾身升空。大喝道:“当我走出第一步,我就看到了今日!一剑纵横,天下吾敌!然而,此生此世,我唯一对不住的人,就只有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极快地在雪泪寒背后那玄冰玉棺上扫了一眼,随即一声怆然长笑。凌空飞起,向着楚阳猛扑过去,喝道:“今日死局,不是你们杀了我,就是我杀了你们!今日,就将所有是是非非。都埋进紫霄天之时!”

    “让紫豪也看着我活,让紫豪也看着我死!”

    极度疯狂的笑声中,云上人浑身的骨骼在这一刻再度发出最耀眼的金色光芒,沛然不可抵御的压将过来!

    楚阳亦发出一声狂啸,暴喝道:“来吧!”

    九劫剑当空一闪,就化作了雷霆霹雳,厉行反扑!

    “一点寒光万丈芒。屠尽天下又何妨,深埋不改凌锐志,一聚风云便是皇!”九劫剑总纲,也是剑尖,终极剑招,四招齐发!

    这是楚阳自从得到九劫剑以来,第一次将终极四招一股脑的完全出笼!

    在这一瞬,楚阳的九个丹田瞬时被完全抽空!九劫剑光芒万丈。化作了九天雷霆,一个斑斓璀璨的浑圆光柱,周身闪烁着日月无光的星星点点,向着云上人迎击!

    云上人受创其实相当的沉重,这应该是在做最后的拼命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,在场众人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但,这个最后的拼命。仍旧具有杀死人的威能,可以杀死在场的任何人,包括最强的楚阳!

    所以,楚阳也在拼命。竭尽所能的拼命!

    因为,他也已经清晰地感觉出来,此刻的圣君,就是在找一个人陪葬!

    或许他来到紫霄天的最初,还有别的想法,还有许多大计谋划,很多事,还没有做。但时至此刻,不知为何,在雪泪寒背着棺木出现的那一刻,云上人似乎就受到了最强烈的刺激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想再活了!

    极限引爆全部万圣真灵回归,便是他自己找死的先兆!

    但他仍旧不肯自己就这么死去!他一定要找一个或者几个陪葬的人!

    而被他找上的人,除了自己能够仗着九劫剑还有一点生机之外,其他人,不管是谁,对上他都是有死无生之局!

    甚至,就算是自己抵挡圣君的同时,身边还有别的兄弟的话,那位兄弟也一定会被云上人拉去垫背!

    所以楚阳选择一人一剑,单独迎战!

    两个人,两团最为璀璨辉煌的光球,在空中轰然对撞在一起!

    整个天地,竟然在这个瞬间静寂了一下。

    下一刻,才突然间爆发出来!

    巨大至极的冲击力,让楚阳口喷鲜血地往后倒退飞起,弓着腰,箭一般射出去,脸色惨白!

    而对面的圣君却是扬天狂喷鲜血,一路无力的倒飞,一路不断地喷血,直喷得天空中尽是一片血雾。

    龙影幻梦景回陌青青三大天帝同时出手,在云上人无力反击、一味踉跄摔退的那一刹那之间,极速追上,痛下杀手,痛打落水狗!

    刚才一拼,云上人被楚阳强横至极的九劫剑气、九劫终极合招伤得千疮百孔,又被爆炸的力量疯狂推后,一时间根本没有就反击的能力,连声怪叫,血肉纷飞,等到他退势停止,众人赫然发现,他从头到脚,几乎就已经没有了半点皮肉了!

    只剩下一个完整的骨架!

    甚至连两只眼睛,也被龙影幻等人完全打瞎、打爆了;可是云上人仍有反扑余力,他没有丝毫迟疑,向着前方就冲了过去,浑身血肉明明全无,却自发出一种奇怪至极的声音,充满了残忍酷毒的味道!

    “一起死吧!”

    他的身子流星一般往前疾飞。但他明显是被打懵了,而且双目已盲,根本就看不清方向,竟然向着空旷无人处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地间的精纯灵气,无穷尽的生机死气,同一时间里不分类别的全数充斥进入他的身体残躯!

    他要自爆!

    众人先是提了一口气,随即又松了一口气,这个疯子幸亏是瞎了!

    要不然,在这个当口,冲进人群中自爆,最起码也能拉走好几个人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众人谁也没有出声。也是不敢出声,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云上人飞,等着他自爆!

    楚阳身子这边刚刚重新站起身来,见状也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,若是这个可怕的敌人就此全无意义的自爆,那真是一桩天大的幸事!

    但,转眼之间。楚阳就发出了惊骇莫名的呼声:“拦住他!一定要拦住他!”

    云上人的方向,固然没有冲向众人的聚集之处,却非是没有目标的,他的目标竟是冲向第一桥前的那一层白雾!

    是故意的?或者……是不知道的?

    这一点,无人知道。

    但大家都清楚一件事。

    这事件貌似大条了,若是让他在白雾之中爆炸了……那结果可就是太糟糕透顶了。

    甚至可能比这边死伤几个人还要来得严重!

    莫天机亦是瞬间醒悟。大喝道:“拦住他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发觉了不妙,拼命地追去,但却已经来不及了!

    一阵怪异至极的狂笑声中,云上人的残破身子猛地撞在了白雾中,那一道恍如无形的屏障上面,感觉到被拦阻,云上人竟然发出一声嘶哑的怪笑。道:“一起吧!”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就在白雾之中骤然爆炸!

    变故骤临,再无挽回余地!

    楚阳和莫天机等人手脚尽是一片冰凉,眼睁睁地看着往昔的天阙第一人唯我圣君云上人,以最极端的方式,在白雾之中化作一团最炫丽的烟火;一团空前巨大的蘑菇云,瞬时升腾而起,无数的璀璨金光。就这么从里面激射出来,场面壮观至极……

    整个天地,都在因为这个变故而摇晃,脚下的大地,亦在疯狂的震颤着,周遭一切,方圆两千里之内的一众群山。无不为之倾颓!

    天空中,那道存在了许多岁月,链接天与地,形成九重天阙最牢固防线的神秘白雾。在风中杨柳一般的剧烈摇摆着,所有人,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,那道白雾的脆弱……

    似乎再摇晃一下,就会断掉了!

    强弩之末、

    下一刻,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中,突然间一道闪电,从天际莫名处突兀坠落。

    或者,那根本就不是闪电,而是……白雾之中,最核心的部分,突然断裂!

    自长空中一直歪歪斜斜的断裂开来!

    随着断裂到一定地步之后,无数的金色闪电,蓦然出现,那是一道道扭曲的,白雾断层!向着无边无际的远方,不断地蔓延过去。

    随即,从无尽高空开始,白雾就像是有形有质的物事一般,轰然落下。从高空中一开始缓慢的坠落,落到一半,白雾已然开始四面逸散,露出上面久违的蔚蓝高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阳等人浑身上下一片冰凉,大脑之中,只余下一片空白!

    最担心的事情,最可怕最恐惧的事情,终于发生了!

    云上人自爆了!

    在楚阳最害怕他自爆的地方,引爆了自身最极端的自爆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更引发了楚阳等人最最担心的一件事!

    那道作为分隔九重天阙与沦陷的紫霄天地域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白雾,因为云上人的自爆,再也无能负荷,终于崩溃了。

    白雾在天魔长达百万年的不断攻击之下,本就是已经不堪重负,岌岌可危,规模百不存一,如今,云上人的自爆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……

    神秘白雾,终于彻底崩溃了!

    白雾的一朝消失,也象征着,九重天阙百万年来抵御天魔的最大屏障,轰然倒塌,就此不存,更意味着,从这一刻起,九重天阙的生灵,将面对域外天魔最直接的……潮水一般进攻!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片无语。

    一代圣君,就这么化作齑粉;留下的九重天阙所有巅峰高手,尽是伤兵;包括修为最高的楚阳,包括一代智囊莫天机等……每个人都是身负重伤,并无几多战力。

    偏偏在这个最微妙的时候,白雾没了。很彻底的没了。

    九重天阙的大劫难,就在这个所有人都没有准备好,都没有预料到的时候,突然来到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<>

    另外一件事,凌天传说的手机游戏,这段时间大家反响很不错,都说这游戏做的还可以,大家可以下载下来玩玩看看,觉得好玩就玩,觉得不好玩接着删除,那也没啥……但,总要给我一个和你们一起玩的机会哇……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