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部 第八百零一章 生死,一起上路!

作品:《傲世九重天

    顾独行冷淡的说道:“你这句话,未免将自己拔得太高了……在别人看来,你或者是天下第一人,但……在我眼中,你真的不算什么;;至少不该加那个‘人’字,我跟你说出这句话来,你很有面子吧?与有荣焉?”

    圣君心头火起,正要开口说什么,却突然目光一凝。

    轻轻的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因为,在这一刻,他赫然发现顾独行身上的气势,居然不再是以前自己见到的那种气势了。

    之前的顾独行,锐利挺拔,宁折不弯,整个人就如同一柄已经出鞘的神剑,锋芒毕露!

    但现在,此刻,那种气势虽然还在,却多了几分沉稳,几分厚重,几分凝实!

    甚至,还隐隐有几分飘逸的味道。

    让自己更加感觉到,顾独行的底蕴居然是深沉如海,恢弘似山。

    “顾独行,不意你在受伤的这段时间里,又有了新的领悟?”圣君在问出这句话来的时候,不仅是杀机疯狂的升起,同样还伴随着极度的发狂!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样的机缘,又是什么样的领悟,才能够让顾独行这样早已塑造成型的巅峰高手气质发生改变?

    这样的领悟,多少人从生到死从没有一次,而顾独行居然在最最穷途末路的时候,却偏偏得到了这样的领悟!

    对他来说,竟是如此简单?

    顾独行晒然一笑:“你很嫉妒么?”

    圣君缓缓点头,杀机沛然而起:“只可惜。你的顿悟应该被你的兄弟打断了吧,顾独行。重伤未愈的你今日必死!要记得,你是被你的兄弟们害死的!”

    直至此刻,圣君尤不忘打击在场众人的兄弟情谊,心机之歹毒,可见一斑,但从另一个层面,却也宣示了云上人这个人,作为“人”的可悲!

    顾独行缓缓拔剑。淡淡道:“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这可真是超级无所谓。

    谢丹琼和董无伤轰然叫好,挣扎着说道:“顾二哥,你我兄弟三人,今日同时死在这里,这也真的是我们兄弟们有缘了,不求同日生,却得一朝死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来生。咱们再做兄弟!”董无伤轰然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若有来生,我们再做兄弟。”顾独行的声音中充满了深切的感情:“记得当年,我曾经跟老大说过……若是兄弟需要踩着我上刀山,那我就让他踩;纵然他踩着我,只能前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谢丹琼和董无伤同时大笑:“不错!哪怕只是前进一步!”

    “因为。兄弟在侧,我即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顾独行仰天长啸,哈哈大笑,一向冷锐的他,在这一刻。却表现出来至极的猖狂,长剑一指。喝道:“云上人!除去你的伪装,亮出你的山河剑,来来来,与我一战!”

    圣君咬咬牙,淡淡道:“事已至此,我就成全你这个将死之人的最后愿望!”说着,身子一晃,那副臃肿的身子突然不见,取而代之的,乃是一个素衣长袍,面容清癯的圣君大人。

    一站若渊渟岳峙,凛然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胸口虽然尤有血迹,脸色也有些苍白,但,却无损圣君本身那份君临天下的气度!

    顾独行淡淡点头:“不错,真的不错,虽然你是在自觉有了绝对把握的时候,才显露出真实身份……但,我还是觉得有点高兴……顺便再说一句,打刚才那个臃肿的蒙面胖子,远远不如殴打天阙圣君来的有成就感,以及……快感。”

    董无伤和谢丹琼几乎要笑出眼泪来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顾独行也这么能搞了……让圣君恢复原来相貌,原来是为了自己干起来有成就感,以及……快感?!

    圣君重重的哼了一声,转向谢丹琼和董无伤,道:“你们两个人,始终已经是一代天帝,便要受天地法则保护……我也不好贸然杀你们。这样,我给你们一个机会,只要你们骂一句顾独行,随便骂一句什么都行,我就放过你们三人,今天只取顾独行一人性命,连他妻子的性命我也一道饶过了,这条件可算丰厚了吧,如何?”

    他的脸上,一片正气凛然,一口唾沫一个坑的承诺样子,信誓旦旦:“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,你们不会不知道我已经做出了多大让步……你们肩负两大天地,亿万子民,多少责任……还有域外天魔……岂能将性命就丢在这里?无伤大帝,琼花大帝,你们不妨仔细地……”

    口中天花乱坠,用最诚挚的语言,用一种期盼浪子回头的表情,甚至加上了魅惑精神的元力修为。

    圣君心中扪心自问:这等低微的代价,就能换取活命的机会,不但救己,还能救人,若是我的话,绝不会放过这等绝境自救,救人救己,绝无后患的机会。我就不信,你们就真的不动心,就算你们不动心,顾独行会不动心么?

    可以救下你们还有他妻子的性命……无论是你们骂了顾独行一句,还是顾独行出声要你们答应!你们之间牢不可破的所谓兄弟感情,就会多出一道裂缝。

    而我要的,就是这一道裂缝!

    这世上,没有什么感情是不可破坏的。

    你们这些人,骨子里也不过是贪生怕死之徒!只不过不曾表现出来罢了!

    一旦你们说出来,我就立即下手将你们全部击毙!

    而我心中,也会就此消除了一大块阴影!

    ——人间,终究是没有那种颠扑不破的真情!

    可是,他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董无伤一口打断。

    “闭上你那张满嘴喷粪的鸟嘴!”董无伤鄙夷的吐了口唾沫:“咋这么恶心呢,我宁愿相信女人不会吃醋。也决不会相信你这张破嘴中说出的鸟承诺!要杀就杀,何必多言!真当所有人都喜欢你说的那些屁话吗?”

    谢丹琼嘿嘿冷笑:“别理他。这混蛋是在羡慕嫉妒恨……自己就知道装笔,装比装得跟个煞笔似的,却非要拿着天下人都当煞笔,自以为是的以为天下间就他一个聪明人……跟他说话,根本就是浪费唾沫。”

    “顾二哥,跟他干,干残他,干废他。干死他!弟兄们陪你!生,一起上路!死,也一起上路!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大吼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顾独行仰天长啸:“说得好!我们是兄弟,生,一起上路!死,也一起上路!好兄弟!”

    黑龙剑流溢出极端嗜血的渴望,剑芒一闪。铿锵剑吟。

    圣君的脸色逐渐黑了下去:“既然给了你们生路,尤自不知珍惜,那就莫怪我无情了!一道上路吧!”

    他的身子,突然跃起。向着顾独行抓来!

    现在的顾独行,伤势虽然大有起色,但至多也就只有一击之力而已!

    这一点。在场众人都看得出来!

    甚至都不需要太用力,就能够将他击败!击溃!击杀!

    但圣君显然不想直接将顾独行杀死!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兄弟情深,就莫要怪我将你们在自己的兄弟面前,一个个残忍处死!生死都做兄弟?哈哈哈……”圣君脸上突然现出来至极的狰狞:“我就让你们的兄弟,在你们面前。与你们的女人媾合!我倒要看看,你们如何抵挡这人性的本能?彼此上了彼此的女人之后。死后是否还能做兄弟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狰狞的笑声,散发着至极的邪恶,邪淫!

    顾独行等人直至此刻,终于色变!

    顾妙龄和墨泪儿对望一眼,凄然道:“我们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说罢就要自尽而死,免去三兄弟的最后顾忌!

    “活着,奸人;死了,自然"jianshi",就算尸体都没了,也没关系!不管生死,我都要你们难保这三贞九烈!就算女人全死光了也没关系,我可以要将你们几个兄弟的尸体摆弄在一起,既然兄弟情深,生死不弃,那就更进一步吧!顾独行,你还有最后一击之力,还等什么?出手啊,你出手之后,就轮到我表演了,尽情的表演!”圣君这一刻完全的没有一代绝世强者的风度,这种已经达到歇斯底里的极致邪恶,就这么从他的口中滔滔而出。

    顾独行等人眼中流露出悲凉。

    遇到这样的一个完全不要脸的疯子……

    到底还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唯一选择是……自爆?

    唯有肉身不存才能免去这层耻辱?

    可是,董无伤等三人此际连自尽都未必做得到,想要自爆谈何容易!

    唯一的机会就只有顾独行将最后一击之力,全部用在己方的五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这最后一击之力,竟要用在此处?!

    然而便在这时,长空中,风雷涌动!

    一道宏大至极的沛然剑光,霹雳雷霆一般轰然而至。

    一个冷峭的声音说道:“云上人,原来一代圣君,行事居然如此无耻,果然不愧为天阙第一,确实无人可以与你并肩了!只不过,想要欺负我的兄弟,你问过我没有?!”

    此刻乍然听见这个不算久违的声音,不管是董无伤这等雄壮的汉子,还是一向冷漠无情的顾独行,或者已经是一代天帝的谢丹琼,在同一时间里,突然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<>

    这话说的我心花怒放,顿时就决定只写书,不干别的。喝完酒之后回到宾馆躺着没事儿想事情,才慢慢的明白……尼玛这不是在损我么……

    现在在牡丹江,耳根和小刀锋利听说这事,当场笑疯了……

    额,关于影视的事,以后有发展立即汇报给大家……

    我明天下午回去,估计半夜到家……祝大家愉快!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