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部 第三百七十四章 颠倒黑白楚剑主

作品:《傲世九重天

    旦楚阳却是凭着一股搏命的狠劲:我若是不打死他,那就死定了,一定要坚持下去!

    正是在这样的心态促使之下,楚阳不要命的持续挥拳,直到把自己的两只手拳骨完全都给打裂了。

    如若还是不收手,勉强再打下去,雨迟迟那边顶多也就是伤势更重一些,却绝对没有性命之虞。但楚阳的两只手,却有完全废掉的可能!

    除此之外,雨迟迟始终是圣人级强者,此刻虽然陷入一时的困境,但这样的强者,你知道他是否有隐藏什么秘密手段,如果他真个不管不顾,当真拼着自损自身根基,全力反扑,以楚阳当前的状态,只要雨迟迟出尽全力,豁命反扑,楚阳不死也得重伤!

    有鉴于此,尤其是现在的这种情况,九劫空间仍旧封闭,九重丹更是已经一颗也没有了;楚阳自知弹尽粮绝,哪里敢真的让自己的双手废掉,更遑论是身受重伤呢!

    所以一见就算纵然更用力也打不死雨迟迟,甚至可能遭到其反扑,楚阳立即见好收手。再不收手的话,自己的两只手只怕就真的不能要了。

    周围所有人都投来崇拜的目光,任谁也没有想到,楚阳居然能够如此的生猛,居然能够打得一代墨云天副帅如此狼狈。

    真真是……实在是太猛了,猛地没边了!

    墨云天众人围在雨迟迟身边,连声呼唤,委实是担心至极。

    雨迟迟仍在原地笔直的站立着,脸上头上笼罩着一层浓郁的白雾,良久良久之后,突然间一声大吼,喝道:“都给我闪开!”

    一股强大得异乎寻常的力量突然爆发,震的周围众人翻滚而出。

    他的头顶上白雾突然消散,露出脸容·只见满脸尽都淤青,鼻子歪到了在一边,连嘴唇都是青的,满脸尽是血污·两个大大的熊猫眼,肿得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他笔直的站着,突然又是一声大吼,脸上突然涌起来一股白光,浓郁白光在他的脸上徐徐萦绕着,满脸的淤青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散,恢复原本的清癯脸色。

    眼角的黑影·还有歪斜的鼻子也都是奇迹一般的恢复了原样。

    等这氤氲的白光彻底消散,雨迟迟的脸色已经完全恢复到了正常状态。

    只是两只眼睛如欲冒火一般的死盯着楚阳看,眼中全是疯狂之色·踏前一步,死死地咬着牙从牙缝里说道:“楚阳,好一个楚阳!我今日算是认识你了。”

    楚阳云淡风轻的笑着说道:“雨副帅实在是过奖了,你虽然不是我的对手,但以你的修为,在这九重天阙,也能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,天地之大,何处不可去得·相信只要你日后痛改前非,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·未来前途,还是大有可为的。”

    他充满了期许的背着手看着雨迟迟,充满了长者风范的说道:“骚年·加油呵。我很看好你哦……”

    雨迟迟几乎又要吐血的盯着他,睚眦欲裂的说道:“楚阳,你这个卑鄙小人,你敢不敢再无耻一点,再下作一点!!”

    楚阳皱起了眉头,十分不悦的说道:“你这么颠倒黑白、混淆是非的说话我可就不爱听了,谁卑鄙?谁无耻?谁下作?你不妨让大家评评理看看·公道自在人心,是非岂由强辩?!”

    雨迟迟气涌如山一声大吼:“好贼子·难道还是我卑鄙无耻下作不成吗?!”

    楚阳再度淡淡的笑了,很是宽容大度的说道:“你看看你,怎么就急了呢?肿么能酱紫呢?你看,上去之后交战,你都一直被我压着,根本没有反攻过,这总是不争的事实吧?”

    雨迟迟大怒道:“就是如此又怎么样?你继续往下说啊!”

    楚阳呵呵一笑:“接下来,我突然间把长剑扔上了天,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吧?我没说大话吧?!”

    雨迟迟怒道:“确实是不错,可是…···”

    楚阳截口说道:“我就是看我用剑压着你这么久,你丝毫也没有还手之力,我不想再用剑,一来是怕出手过重,伤及你的性命,二来么,大家之前说好是公平一战,我怎么也得给你一点还手的余地,反正我用拳头也能收拾你,结果与我预料得大致相当,就是没想到,我都弃剑了,你还是没有还击之力……”

    雨迟迟面红耳赤:“混账东西,你根本就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楚阳不由分说的截口道:“雨迟迟,人在做,天在看,你可敢对天发誓,我没有将长剑扔上天而换用拳头?天地可都在见证这一战呢,你还要强辩什么?”

    雨迟迟愤怒的说不出话来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楚阳一脸纳闷的说道:“对了,我一直有件事没弄不明白···…你为何在我长剑扔上天空的时候,要抬头去看?不过一把剑而已,你到底在看什么哪?”!

    雨迟迟气涌如山,越是着急,越是说不出辩解之词。

    “骚年,战斗的时候固然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但,你总不能忽略了对面的敌人吧······”楚阳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敌人是什么?敌人是能够抓住你任何的破绽对你施展致命一击的死对头啊,骚年,这可是血的教训啊,牢记吧!”

    雨迟迟自幼就有个毛病,就是多少有些口吃,平常还好些,然而一旦着急愤怒了那就越想说越是说不出来,此刻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处,但在楚阳的伶牙俐齿之下,一句连着一句,雨迟迟直接就接不上话,空自急得满嘴都是唾沫,就是无从辩驳,那情形乍一看,貌似就是被楚阳说得哑口无言,无词以对,实在是没啥分别。

    “你那边一抬头,我趁着你自露破绽的当口在你脸上打了一拳……决斗讲究个当场不让步,举手不留情,这句话可是你也说过的,这事儿我没做错吧?咱们可本来就是敌人,战场厮杀无所不用其极的对不对?别说我打你,就算是我拿剑砍你,也不是什么错误吧对不对?”

    楚阳一番话说得貌似是入情入理,大义凛然。而且每一句都占住了大义所在,每一句话都是唯恐对方不认同,都要问上一句‘对不对?,。

    众人听得无不点头,连雨迟迟那边的人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实在这事儿听起来,真的是雨迟迟太二了。

    谈昙捧着肚子大笑起来:“啊哈哈哈……真是笑死我了,他奶奶滴天下居然还有这等好事······”他笑得抹了一把眼泪,说道:“他妈的双方正在战斗,人家随手扔一把剑而已,你居然就在战斗中仰着脖子去看……你看什么?没见过宝剑啊?真他么二!今天又开眼界了!”

    “况且,因为自己仰脖子而被人揍成这样你居然还能委屈得要死要活的,吐了那么多的血······像你他么的这种智商,居然还能成得了墨云天的副帅?我真是操了,那他妈要是换成谈大爷我,以我的绝顶聪明来看,在那个什么墨云天岂不就得成太上皇啦?他妈的元天限还得管我叫爸爸的那种?”

    谈昙的话顿时引起了斩梦军和白雨辰等人的赞同,纷纷大点其头,连声附和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卑鄙无耻,下流下作?”楚阳仰起脸,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“雨迟迟!”众人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笨蛋?”

    “雨迟迟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二的没边了?”

    “雨迟迟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傻逼到家?”

    “雨迟迟,雨迟迟,雨迟迟,就是雨迟迟没别人了!”

    众人连声大叫,笑声震天。

    对面,雨迟迟的麾下尽都满脸菜色,这他么的,雨副帅自己干的这叫什么事请,他妈的我们连反驳都找不到理由。

    雨迟迟动用了生命潜力,在一边骂战一边恢复伤势,而那边的楚阳也是双手颤抖,根本无法握剑,也只能说话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是一样的想法,但无奈是楚阳说话太气人了,别人虽然听着都是大仁大义,但雨迟迟却是被他气得险些走火入魔······

    听着他这么多歪曲事实,偏偏自己嘴巴不灵光,说不过,雨迟迟气的五脏都在冒烟,干脆连伤势也不管了。

    雨迟迟嘴角白沫越来越多,愣是说不出话来,干脆大吼一声,恶狠狠地扑了上来,狂叫道:“让大家看看,到底是谁不是谁的对手!”

    既然说不清楚,就有事实来解释好了。

    楚阳豪迈的大笑一声:“胜负已分,你居然还要打么?要知道我上次可是手下留情了,对你没有用剑,而是用拳头打的,我若是用剑,你那里还有命在?你如此卑鄙无耻,我还不杀你,你如今居然还要来找死?来来来,我成全你!”

    旁边众人一听这话有理啊,人家不用剑,你都成了猪头,现在要用剑了,岂不是上前找死?纷纷一起上前,拉住了雨迟迟:“雨帅,既然胜负已分,就放他一条生路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很到位,极大的照顾了雨迟迟的面子。

    但雨迟迟顿时几乎要吐血的说道:“我为什么要放他一条生路?我非要杀了他不可!”

    众人心中一阵鄙视:你他么都被揍成猪头了,居然还不放过人家……楚阳说得对,你他么的实在是太无耻了······

    楚阳的手现在还在颤抖,骨头裂了还在一阵阵的疼,兀自在嘴硬:“别管他,让他来,看我这一次不将他削成十八百片的······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