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五章 两国君王

作品:《傲世九重天

    第二百六十五章  两国君王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大事么?瞧您说的这话。真是令我们诧异……三人面面相觑。昨夜整个中州都要翻了过来,天翻地覆一般的动静,到现在整个中州的上空还在飘着血腥味……难道您在相府之中就一点也没听到?

    这个我们却是谁也不信的。

    不过三人虽然心中这么想,但此刻看到第五轻柔的镇静闲适,却是不由自主的心中一安,似乎天大的事,也真的不值得放在心上……

    刚刚进来时的浮躁,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有大事情发生!”景梦魂道:“昨夜,足有两万余江湖人为了争夺问天剑与黄泉刀,在城中多处地方发生大规模械斗,更冲毁了刑部衙门、户部衙门、礼部衙门;连京城守备处,也成了一片废墟。人员军士死伤无数,现在正在统计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第五轻柔轻轻点头:“就这些么?”

    就这些么?三人同时无语。这些还少么?

    尤其是景梦魂,心中更是郁闷,昨夜的纷乱,第五轻柔严令不让金马骑士堂参与平乱。这才导致中州城乱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若是金马骑士堂出动的话,定然不会乱到这种程度!

    “楚阎王这一计当真毒辣!”韩布楚忧心忡忡的道:“而且,看这样子,貌似已经成功了,成功的引起了中州大乱。眼下城中已经是战场一般,而外来者竟然是越来越多,眼看着中州城就要饱和了,血腥厮杀越来越是激烈,现在每一天都有数百起厮杀,不少的江湖人甚至敢攻击军队……”

    “普通民众更是人心惶惶,如此下去,可怎么得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第五轻柔仰起脸来,若有所思的道:“高升,那位纪公子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他认识楚阎王,而且私交不错。他对此并没有任何隐瞒。”高升皱着眉头:“不过也拒绝泄露任何消息,而且……他说过,等到纪氏家族的人来到中州,他就随着家族返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果然是滴水不漏。”第五轻柔轻声叹息一声,点了点头,道:“这样的世家子弟,又是二公子,看来果然不同凡响。原本他这里也不会出现什么突破口;不过……我们的态度,你带到了么?”

    “带到了,不过纪墨貌似不是很在意。”高升道:“他的反应很平淡。”

    “嗯,要派一位高手,盯一盯纪墨的行踪。”第五轻柔沉思着:“那个芮不通呢?可有什么疑点么?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位芮不通,原来就是神偷鬼盗的传人……”高升谨慎的道:“此人身份可非同凡响,两位九品王座巅峰修为的师傅,若是动他,恐怕后患无穷。而寻仇……则不在九重天规则之内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要身份查实无误,一个小小的芮不通……还不值得动。”第五轻柔轻笑一声,道:“昨天晚上,城外驻军没有出动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韩布楚沉重地道:“相爷,我们必须要出动城外驻军进来了,只凭着城里这些……恐怕,恐怕力量太薄弱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!”第五轻柔一挥手,断然道:“让他闹!让他乱!闹得越大越好,越乱越好。最好将整个大赵千万里方圆之内的江湖人士都吸引过来,也无妨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韩布楚万万没有想到,第五轻柔竟然会说出这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相爷,若是再放任闹下去……恐怕这中州城,就要……”韩布楚倒吸了一口冷气,急急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楚,你还是停留在陈旧的王朝争霸模式之中;将一座城池看得很重要。”第五轻柔和声道:“你要看的长远一些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长远一些?”韩布楚有些惘然,这么多年了跟在第五轻柔身边,他还是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思想跟不上趟了。中州乃是大赵的都城啊,何其重要?难道在第五轻柔眼中一点也不重要么?

    “中州,乃是大赵都城。位处大赵核心位置,四面八方,城池林立,重兵把守!就算是距离最近的敌人,也要在六千里之外!就说是固若金汤,也是毫不为过!”第五轻柔淡淡的笑了笑:“可在我眼中看来,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!一个让人无限唾弃的笑话!”

    “笑话?”韩布楚皱眉低头沉思这句话的意思,不仅是他,连高升和景梦魂也忍不住考虑起来。

    “将都城建在这种四面受保护的位置,简直就是懦夫的摇篮!”第五轻柔低沉地道:“都城,纵然不能建立在前线,却也不应该在摇篮中,应该设置一种恰当的距离,时时刻刻有危机感,然后不管是文臣武将,才会励精图治,全力护卫!而且,倾尽全力去开疆扩土,消除威胁!这才是国家强盛之道!”

    “当年,大赵第一任国君虽然雄才大略,但在打下江山之后,却分明就是为了享乐,为了守成!所以将都城定在了中州!如此君王,能够开国,简直是奇迹!而之后的这些年里,他们的这种误导,足足耽误了大赵数百年!世世代代以来,就是这种无形中的守成思想,影响了历代国君,也完全的拖延了大赵的霸业!”

    “纵然是一位有为的君主,但处在这等远离战场的万里之外,眼见耳听,尽都是一片歌舞升平……又哪里还能培养出什么进取之志?”

    第五轻柔淡淡的笑着,笑容里却充满了嘲讽:“所以,大赵直到有了我第五轻柔,才开始扩张的步伐!之前,并非无力扩张,而是不想,不愿;若是没有我第五轻柔,我敢断言,终有一天,大赵整个国家,会崩溃于安逸之中!”

    “而最大的威胁,就是铁云!”第五轻柔走到窗前,举目北望,缓缓道:“你们看,铁云大雪酷寒的时候,路人身穿三层貂皮大衣,犹自寒冷不禁。而我们这里,却只穿着一件夹袄,就能过冬。经中州往南三千里之外,更是四季如春!如此强大的地域差异,难道你们看不出什么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韩布楚下意识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酷寒之地,必出桀骜之人!地域艰苦,定然好武成风!而且,铁云遍地大草原,接近北疆;铁云男儿,一个个放眼看望,就是天地相连,那是何等浩大心胸?长此以往,怎能不尚武成风?”第五轻柔道:“数千年来,北人就是彪悍的象征,而且,边乱都是有北方起。”

    “大赵与铁云相比,人身太过孱弱。”第五轻柔淡淡道:“所以必须要做出改变!”

    韩布楚默然不语,细细地想着第五轻柔这段话,却觉得似乎有几分道理,又似乎充满了别的意味……

    “看铁云国家,你们只看到了现在被大赵压着打;但你们却忽略了,铁云建国多少年?”第五轻柔淡淡道:“三百年前,铁云铁家,只是一个世家;但长年扩张,家族私军扩大到了足以产生野心的地步,于是,取而代之……两百多年前,铁云建国!那时候,只是一个拥有十几个城池的小国家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一百三十年前,铁云已经拥有了大片的土地;将近一百座城池!”

    “八十年前,铁云的土地再次扩大,有了军队足够百万人……”第五轻柔深深叹息:“到了四十年前,铁世成横空出世,直接将已经变成庞然大物的铁云的版图,在十六年之内,又翻了一番!慢慢的,连茫茫大草原也不敢进犯铁云!”

    “而铁世成尚不知足,挥百万大军南下,与大赵决战!”第五轻柔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到如今,虽然被我用毒计困住了铁云,但铁云的新一代国君铁补天,竟然又是一位天纵之才!”

    “两百多年来,铁云换了七八位国君,但铁云的版图,从两百多年前,扩展到现在,已经是当初建国时候的数千倍!”

    第五轻柔叹了口气:“面对这样的数据,难道你们就没感觉到压力?就没有感觉到恐惧?”

    “这意味着什么?你们难道一点都没有想过?”第五轻柔眼中有一丝疲惫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这些铁运君主,都是开创之君?”韩布楚终于听出来了什么。细细的想了想,蓦然的说出来了一个令他自己也是瞠目结舌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十几位君主,十几位绝世枭雄!”第五轻柔眼神深沉:“也是十几位野心勃勃的,霸主!”

    “而你们再想一想大赵帝国,这两百多年之中出现的二十多位君主!”第五轻柔深深叹息:“比一比铁云,如何?”

    韩布楚惭愧的低下头,不得不说,自从开国帝君之后,就只有连续几位皇帝励精图治,让大赵彻底强盛起来,但从那之后,却是再也没有动过,始终维持着祖宗基业。

    看似守成,但实际上,却是在后退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的历代君主,昏君倒也没出几个,但一个个却都是平平庸庸,根本没有什么气吞天下的霸气。跟铁云这同时期的君主们相比,大赵的君主,直接就等同于废物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的君王,已经不配为君!”第五轻柔深深的叹息。这样大逆不道的话,从他嘴里说出来,但韩布楚等人却只是感觉到了一种由衷的,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的确不配!

    第五轻柔说不配,那就必然不配!